凤凰科技

吉林通化6个被淹煤矿生死不明

3月29日上午,自由亚洲电台报道了吉林省通化市二道江区五道江镇顺发煤矿二号煤矿发生洪灾事故。记者致电通化市政府,了解事故的最新情况。

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表示,吉林省有关部门和通化市政府领导正在现场组织应急救援工作,抽水工作压力很大。到目前为止,地下六名矿工的生命仍然未知。

他说,在组织救援的同时,市政府及时向矿工家属通报了救援情况。

记者:这些家庭现在到了吗?

官员:我们已经到了矿井。

记者:一切都安排好了吗…官员:一切都安排好了,一切都安排好了。

不愿透露姓名的通化市政府官员表示,顺发煤矿是一个有营业执照的小乡镇煤矿。事故原因目前正在调查中。

总部设在纽约的中国劳工观察(China Labor Watch)负责人李强表示,在中国多次发生的煤矿事故中,瓦斯爆炸和水患最为频繁,其中许多是可以避免的。

李强说:“从技术角度来看,洪水事故的发生是因为他在地下挖煤,地形发生了变化和泄漏。也就是说,煤矿已经被挖到地下了。也就是说,在初步勘探工作中可以考虑地下水的含量。如果将早期的安全防范措施与以往的勘探进行比较,我认为煤矿透水事故是可以相对预防的。

住在法国巴黎的中国劳工活动家蔡郭崇表示,中国的小煤矿目前大多是私人承包的,煤矿所有者不愿意投资于安全生产。

此外,煤炭价格在过去两年里一直在稳步上涨,使得许多非法采矿者冒着风险,无证非法生产。

蔡郭崇说:地方煤矿需要大公司来开采煤矿,国家的大力干预,强有力的反腐败措施,动员工人组织起来,在安全生产中发挥重要作用。组建独立的安全生产检查组,与企业共同负责矿工的职业培训。

事实上,矿工的职业培训是不够的。他们都是农民工,不了解安全知识,这也是煤矿爆炸事故的原因之一。

”《中国劳工观察》负责人李强说,在许多煤矿事故中,不法矿主有很大的责任:“矿主不顾人命的安全,违章开采,地方政府可能还是要负很大的责任,原因是地方政府实际上是煤矿的保护伞,在某种情况下默许或监督力不够,主管建设的领导还是应该负起责任的。中国劳工观察负责人李强(音译)表示,在许多煤矿事故中,非法矿工负有很大责任:“当地政府可能仍然对矿工无视生命安全和非法采矿负有很大责任,因为当地政府实际上是煤矿的保护伞。在某些情况下,主管建设的领导仍应承担责任。

“中国是世界上煤矿事故发生率最高的国家。仅去年一年,中国就有6000多名煤矿工人在推广和维护足球彩票期间死于各种煤矿事故。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