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智库

文在寅的半岛和平观:伴随高风险的大胆假设

要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并最终在确保朝鲜制度安全的前提下签署朝鲜半岛和平协议,对于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来说,要实现前几任韩国总统未能实现的伟大成就,他的气魄和风险一样高。

温家宝/高鹏简介:自朝鲜核问题爆发以来,韩国总统文在寅、中国新闻社记者钟鑫拍摄了从金泳三到文在寅的六位韩国总统的照片。

每一位韩国总统在其任期内发布一项朝鲜半岛政策,并强调他对朝鲜半岛核问题的看法,这已成为一种不成文的做法。

7月6日,韩国总统文在寅(Moon Jae in)访问德国时,受邀在柏林科尔布基金会发表演讲,向国际社会正式解释他的“朝鲜半岛和平愿景”。

据联合通讯社报道,该计划大致包括五大政策方向和四项建议。

五大政策方向包括:寻求不包括朝鲜政府垮台的持久和平、吸收统一和人为统一;确保朝鲜半岛在朝鲜制度的安全下无核化;实现无核化,签署朝鲜半岛和平协议;“半岛新经济地图”的构想,例如朝韩铁路和朝韩天然气管道之间的连接;促进民间交流与合作等。

四项建议包括:离散家庭团聚、朝鲜组织代表团参加平昌冬奥会、停止军事分界线沿线的敌对行动以及举行朝韩首脑会谈。

文在寅提出的“朝鲜半岛和平理念”几乎是历届韩国总统朝鲜半岛政策的统一版本。尽管这是“一瓶新的旧酒”,但它足够大胆,是他的前任无法实现的一个想法。

假设有多大胆,风险有多高。在文在寅之前,金大中和卢武铉在韩国五任总统的领导下,对朝鲜半岛的政策更加宽容和温和。他们主张和平解决朝鲜核计划带来的危机。另一方面,金泳三、李明博和朴槿惠政府更加鹰派和保守,要求对抗或制裁朝鲜的行动,并寻求朝鲜半岛无核化。

在更广泛的朝鲜半岛政策上,五位总统也采取了不同的政策,并将其中一些付诸实施。

无论是金大中的“阳光政策”还是卢武铉的“和平繁荣政策”,一般被认为是2.0版的阳光政策,其实质都是通过接触和对话而不是对抗来和平解决包括朝鲜核问题在内的朝韩问题。同时,在政治和经济分离的原则下,两国应促进民间经济交流,在朝鲜半岛实施援助,从而促进南北合作、互信和互利。

此外,金大中和卢武铉都致力于朝韩之间的面对面会谈。

金大中和卢武铉在朝鲜半岛的灵活和软政策更容易被朝鲜接受。

也是在1998年2月至2008年2月的10年间,两位韩国总统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分别进行了历史性会晤:2000年6月13日至15日,金正日和金大中在平壤举行了历史性会晤,双方签署了《南北联合声明》。

2007年10月,卢武铉徒步穿越三八线进入朝鲜,然后乘车抵达平壤会见金正日。最后,两国领导人签署了《南北关系发展、和平与繁荣宣言》。

这两项声明还强调,必要时应签署朝鲜半岛和平协议。

然而,同属一党的金泳三、李明博和朴槿惠在朝鲜半岛采取了一项政策,坚持以朝鲜无条件无核化为前提,并在执政一段时间后表现出强硬立场。

三位强硬派总统认为朝鲜的核武器挑衅应该得到强硬处理,他们都坚持分阶段统一的理论,即优先考虑国家互信和经济交流,然后在此基础上谈论国家统一。

不难看出,文在年提出的“朝鲜半岛和平理念”与金大中和卢武铉的半岛政策不谋而合。

与此同时,这一概念也吸收了一些强硬保守政府的朝鲜半岛政策思想。

然而,为了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并最终在确保朝鲜制度安全的前提下签署朝鲜半岛和平协议,对于新任命的文在寅来说,要实现前几任韩国总统未能实现的伟大成就,其愿景有多大胆,风险有多高。

从实际情况和前五任韩国总统在朝鲜半岛政策的失败来看,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的国家命题。

和平理念会成为一种“疯狂的希望”吗?在朝鲜体系安全的前提下确保朝鲜半岛无核化,实际上是在美韩联盟是外交安全基础的前提下,文在国政府对美国采取的相同举措。

今年4月6日,美联社报道称,一名未透露姓名的白宫官员公开透露,特朗普政府将对朝鲜实施“极端压力”政策,旨在通过经济制裁和外交手段阻止朝鲜的导弹和核活动,但并未寻求“政权更迭”

文在寅6月28日至7月2日对美国的访问包括与特朗普举行闭门会议,讨论朝鲜问题。

后来,文在寅在汉堡G20峰会前访问了德国,并向国际社会发出了这一政策信号。

文在寅的选择不难理解,因为韩国本身没有能力捍卫或改变朝鲜的制度。

很可能正是在美国的盟友煽动下,或与特朗普政府达成某种默契,文在寅在汉堡G20峰会上发起了一场高调的宣传运动,引发了外界的高度期望。

然而,美国和韩国的朝鲜半岛政策似乎增加了其对确保朝鲜半岛体系稳定和连续性的承诺,但事实上,它是一只“戴手套的白狼”空为赢得国际社会的支持而采取的政策。

目前,美国和韩国没有能力和保证颠覆或改变朝鲜政府和制度,通过外力干预颠覆朝鲜制度是不可行的。

因此,向国际社会发出“善意”的信号将赢得朝鲜和国际社会的善意。

然而,显然不可能指望通过确保朝鲜制度的安全来实现朝鲜半岛的无核化。

在文在寅访美结束前,美国和韩国领导人在联合声明中强调,美国将向韩国提供包括常规武器和核武器在内的所有军事力量,以维护其在朝鲜半岛的军事优势和威慑。如果条件允许,美国军方也将把朝鲜半岛的作战指挥权移交给韩国军队。

这无疑是对朝鲜半岛无核化的曲解,认为朝鲜无核化意味着朝鲜半岛无核化,而美国向韩国提供核武器以维持威慑不属于朝鲜半岛无核化的范围。

美国和韩国的这份书面声明不仅不利于朝鲜半岛无核化,而且显然会加剧已经紧张的局势。

就朝鲜而言,2013年,永努伊被明确写入朝鲜宪法。

在这种情况下,朝鲜不太可能否认自己。

如果连朝鲜半岛的无核化都难以实现,那么在朝鲜半岛签署一项和平协定就更加遥远了,只有在这一前提下才有可能。

随着朝鲜连续进行核试验和洲际弹道导弹试验,以及联合国制裁朝鲜的决议的无限期延长,文在寅关于在五年内签署朝鲜半岛和平协议的提议已经足够大胆,但问题的解决最终只有在现实的基础上才是可行的。

日语中有一个词叫做“疯狂的希望”,它被解释为“不符合自己身份的愿望或野心”。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