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科技

债券市场的状况如何?

事件:邦德帕斯公司最近首次宣布邦德帕斯的运营。

根据CDB和SGX发布的2018年4月份最新债券托管数据,仅4月份,海外机构就增持人民币债券701亿元。

根据债券种类,海外机构4月份利率债券增加663亿元,其中国债687亿元,国债24亿元。同业存款收入增加40亿元。

海外机构行为研究是未来债券投资分析框架的重要组成部分。

自“债券挂钩”开通以来,4月日均交易量达到31.1亿元,较开通后前三个月日均交易量大幅扩大159%。

今年第一季度,“债券通行证”下67.5%的债券交易是购买业务。据估计,第一季度通过“债券通行证”增加的债券金额为569亿元,占第一季度总增幅的36%。

交易活跃的证券主要是共存、政府债券和国债,等待还款期限主要在1年、7-10年和1-3年内,这与各种渠道证券的整体偏好和期限结构有明显不同。

“债券通”注册账户已达300个,其中50%为境外非法人产品,25%为境外商业银行,9%为境外证券公司。根据注册地,他们主要来自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约66%)。

在中美利率一度收窄至56个基点、美元指数反弹压低人民币汇率的不利形势下,4月份海外机构增持人民币债券700.78亿元,比上个月增加418.85亿元。

其中,公司增持国债687.14亿元,继续减持国债24.08亿元,增加银行间存单39.56亿元。

国内外债券在债券市场的比重上升至6.29%(自今年以来上升了1.32个百分点)。外国和国内债券在整个债券市场中的比例略有上升,达到1.98%,创历史新高。

海外机构增持人民币债券的核心动力仍然来自中国债券市场开放政策效果的不断发酵。中美利差、人民币汇率和全球套期保值情绪波动对增持带来的不确定性需要持续跟踪和关注。

一、越来越活跃的“债券通行证”和“债券通行证”自去年7月3日开放以来,已经顺利运行了10个多月。我们还在许多以前的报告中介绍、讨论并不断跟进“债券通行证”机制。经典报道包括“the”、“the”、“the”等,我们在此不再赘述。

我们还不断强调在债券投资过程中,将海外投资者的行为纳入分析框架的重要性。经典报告包括“和”等。

但是,我们以前受到缺乏相关数据的制约,特别是去年9月以后,我们无法对“纽带”的具体运作进行深入研究,只能通过基层研究窥探一二。

从海外投资者的反馈来看,海外机构在使用“债券通行证”渠道方面日益成熟,交易更加活跃,资金自由进出没有障碍。一些此前通过其他渠道进入中国债券市场的海外机构甚至选择逐步减少使用RQFII等旧方法,转而使用“债券通行证”进行投资。“债券通行证”已逐渐成为海外机构投资在岸人民币债券的重要方式。

最近,债券公司首次披露了债券公司的运作情况,让我们有机会更多地了解其具体运作情况。

1月和4月,“债券通行证”日均交易量达到31.1亿元。今年4月,“债券通行证”累计交易量达到621.4亿元,交易量499笔,日均交易量31.1亿元。

今年1-4月,“债券链接”交易总量达到2247.2亿元,交易总量达到1959年,日均交易量约为28.1亿元。

从数据来看,“债券通行证”机制下的交易情况越来越活跃。

根据现有数据,“债券链接”交易总量今年第一季度达到1625.8亿元,环比增长7.23%。

如果进一步与“债联”开通前三个月的情况进行比较(注意以下数据仅包括上海清算所的统计数据,主要是银行间存单交易,存在数据可比性问题),去年7月至9月“债联”累计交易量为724.4亿元,累计交易量为719笔,日平均交易量仅为12亿元左右。

2.今年第一季度,购买交易占67.5%,通过“债券通行证”增持的债券约占36%。根据披露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外国机构占“债券通行证”交易总额的67.5%。简单计算显示,今年一季度,境外机构通过“债券通行证”持有的人民币债券净增569亿元。

考虑到今年第一季度海外机构增持人民币1575亿元,约36%的机构通过“债券渠道”增持人民币。

3.活跃交易的证券类型主要是银行间存单、政府债券和国债。今年第一季度,境外机构在“债券通行证”下积极交易的债券类型主要是银行间存单、政府债券和国债。相应的等待期主要在一年内、7-10年内和1-3年内,这可能与海外机构主要通过“债券通行证”渠道交易的银行间存单等短期证券有关。

事实上,“债券流通”机制下的期限结构也可能不同于海外机构增持债券的整体情况和相应的整体股票结构。

例如,根据基层研究,今年第一季度,海外机构增持的主要时期集中在3-5年,这与“债券挂钩”下的情况明显不同。

4.根据最新数据,已有300个海外账户进入“债券通行证”,其中约50%是海外非法人士的产品。根据债券发行公司公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5月8日,已有300个注册账户进入“债券发行”,比4月底的288个增加了12个。

在现有账户中,50%为海外非公司产品,25%为海外商业银行,9%为海外证券公司。

根据地区分布,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约66%)、中国台湾(9.5%)、新加坡(5.6%)、美国(4.9%)和英国(3.6%)是海外机构在“债券通行证”中的主要注册地。

5.再次澄清“债券通行证”下的税收政策适用于“境外商业机构投资者进入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的业务流程”。至于以前涉及的税务问题,相应的税收政策安排如下。目前,只有国债和地方政府债券以外的债券利息收入需要缴纳16%的税款。第二,根据中国债务发行公司和上海清算公司发布的最新信托数据,利差收窄和汇率走弱不会阻止外资继续增持。4月份,海外机构在中国债券市场持有的债券总额达到11533.92亿元。4月份,他们单个月增持债券664.24亿元,比上个月增加457.34亿元(3月份为206.9亿元)。增持量甚至超过了今年1月海外机构突袭中国债券市场时的增持量。4月份,海外机构在上海清算所持有的债券总额为2215.41亿元。4月份,他们增持36.54亿元人民币(3月份为75.03亿元人民币),增幅减半。其中,境外机构同业存单增持39.56亿元。

4月份单月,境外机构在中债登与上清所合计增持了700.78亿元人民币债券,增持力度再度明显增强。仅在4月份,海外机构在中国债务办公室和上海清算所增持700.78亿元债券,增持量再次大幅增加。

截至今年4月底,境外机构持有的人民币债券规模进一步扩大至1374.933亿元。

国债仍然是海外机构发行的主要债券。

4月份,海外机构单个月增持利率债券663.07亿元,其中债券增持687.14亿元(3月份海外机构增持债券211.71亿元),较3月份大幅增加475.43亿元(增幅200%以上)。目前,他们已经连续14个月增持人民币债券。此外,继续减持国债24.08亿元(国债+21.43亿元,进出口银行债券-19.12亿元,农业发展银行债券-26.39亿元)。

各类机构4月份的利率债务增减趋势趋于一致。

在央行4月17日宣布降级目标之前,资本水平长期保持宽松。自年初以来,债券收益率也趋于下降。4月18日,债券市场受到定向降级的进一步刺激,陷入“狂欢”。尽管由于税收时期的影响和央行未能积极补充流动性,资本水平迅速恶化,收益率迅速回升,但整个市场在4月份仍显示增持。

4月,商业银行再次加息1561.9亿元,基础广泛的基金增持381.83亿元。只有非银行机构减持了9.07亿元人民币,这可能仍受到相关监管政策的制约。

与过去不同的是,由于通胀预期的影响,美国4月份的债务收益率持续上升,中美之间的利差持续压缩,月平均只有78个基点,收窄至最低56个基点。人民币汇率也因美元指数反弹而走弱,但这并不影响海外机构人民币债券的持续增长。

海外机构增持新兴市场金融资产的相对有利因素来自全球对冲情绪的下降。

海外机构在中国国债市场的比重进一步上升至6.29%,再次突破整体水平,今年以来累计增长1.32个百分点。在整个中国债券市场,海外机构的份额也升至1.98%,继续创下历史新高。

最后,需要再次强调的是,海外机构增持人民币债券的核心动力仍然来自中国债券市场开放政策效果的不断发酵。然而,中美利差的变化、人民币汇率走势和全球套期保值情绪都会给海外机构增持的步伐带来一定的不确定性,我们今后将继续跟进。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