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小说

独行侠丁磊

图片来源@ vision china |陈济英语|陈嬴稷有些人在追逐风,有些人在独自行走。

最近粉刷屏幕的美国工厂的老板曹王德和刚刚卖掉考拉的网易创始人丁磊是“孤独者”。

三年前,曹王德坚持要去美国建厂——众所周知,美国制造业劳动力成本高,美国工会难以参与。三年后,曹王德杀了工会,拿走了平均工资50%的工人,年收入超过2亿英镑。

四年前,当阿里和京东占据中国大部分电子商务网站时,丁磊孵化了树袋熊来对抗这一趋势。四年后,当考拉连续三年高居跨境电子商务排行榜榜首时,他们出人意料地以20亿美元将考拉嫁给了阿里。

回顾网易的历史,不难发现该公司已经孤独了22年。那些当时被外界认为“不正确”和难以理解的选择现在有了一些意义。

无论是在那个时候制造树袋熊还是在今天出售树袋熊,都有很多人不明白。

2015年,网易考拉成立。

网易,习惯于赚“小钱”,弯腰做电子商务的艰苦工作,旁观者嘘声四起。

在接下来的三年里,网易考拉以“不太网易”的狼一样态度成功突破了巨人包围的赛道,击败了最初的怀疑者。

据人工智能媒体咨询公司报道,自2016年以来,网易考拉连续三年占据跨境电子商务市场的第一份额。

考拉第一次出现时,一名记者问网易电子商务提供商京东和阿里是什么样的PK。

丁磊的回答是不同的。“你看考拉上的每一件产品。与任何电子商务平台相比,同一产品的价格会有所不同。

同样的产品,价格,售后服务也可能不同。

后来,丁磊在2017年强调,网易的电子商务竞争力在于“我们的选择不一定在其他平台上可用”。

“但很明显,是严格的选择,而不是考拉,才能够承受选择上的差异。

跨境电子商务竞争:首先,赢得足够多的国际大牌;第二,更高的性价比。

这些拥有强大话语权的品牌绝对不会接受独家和专属的渠道合作。同质竞争是不可避免的。考拉实际上很难实现绝对的“差异化”优势。

跨境电子商务的激烈竞争给网易的毛利率带来了巨大压力。

考拉上线之前,网易2014年的毛利率为67.7%。考拉上线后,网易2015年至2018年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59%、57%、48%和42%。

网易首席财务官杨赵信在2019年Q2金融报告会议上也明确表示,“我们的经营理念不支持以亏损换取快速增长的模式。

「截至今年第一及第二季,电子商贸公司的毛利率已有所改善。第一季度,电子商务公司的毛利率已优化至10%。第二季度,该指数升至10.9%,网易的整体毛利率也大幅上升。

然而,考拉的低毛利率很难完全改变。

网易放弃她的爱不一定是件坏事。

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是阿里?虽然两家公司的总部都位于杭州,位于滨江区网络商务路两侧,仅相隔一条路,但两家公司没有太多业务重叠。

然而,观察考拉成长的丁磊的第一个目标是为考拉找到最好的家——不仅仅是彩礼,还有“亲家”的实力以及三种观点是否吻合。

双方的合作似乎已经开始。

在8月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丁磊和张勇被问及如何看待两家公司的关系。

丁磊毫不掩饰,“阿里巴巴为中国电子商务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阿里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当移动红利耗尽,新电子商务成本大幅增加时,电子商务行业的增长压力将随之而来。加入阿里部门后,考拉可以与整个阿里电子商务平台的7.8亿活跃用户连接,就像从香港进入交通海洋一样。

就商业回报而言,阿里可能是出价最高的——出价水平取决于买方如何评估其价值。

嫁给考拉的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非常高兴:“我们感谢网易培育和培育了一个优秀的跨境电子商务平台。

“在电子商务领域,阿里是一家占据整个电子商务行业70%-80%市场份额的公司。

然而,阿里在跨境电子商务领域还没有达到强势地位,天猫国际仅次于考拉。

显然,如果阿里想要在跨境电子商务相对处于起步阶段、未来潜力巨大的轨道上拥有绝对优势,收购是快速接管的最佳捷径,唯一值得阿里收购的考拉就是能够与天猫国际(Tmall International)匹敌的考拉。

丁磊所说的“有利于各方的长远发展”不是空话。

网易主渠道交易结束后,网易将会更加关注并回归主渠道。

网易的主要渠道是什么?这家看似“任性”的公司拥有令人眼花缭乱、杂乱无章的产品。

但是有两条主线,也许我们可以理解网易的业务布局。

首先,网易倾向于依靠产品来推动用户自发增长,而不是依靠亏损补贴来实现增长。

其次,“品味”或“美学”一直是网易的“生存方式”。

至于第一款,最典型的是高利润游戏板,它帮助丁磊在32点钟达到了中国首富的巅峰,多年来一直是网易的最大收入来源。

今年第一季度,网易在线游戏服务净收入同比增长35.3%。第二季度网络游戏服务净收入同比增长13.6%。此外,它保持了超过60%的高毛利率。

关注主频道,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在主频道上找到新的音量。出海是网易游戏业务的新内容之一。

AppAnnie发布的2019年6月“中国经销商”出海收入排名显示,网易排名第三。

在市场扩张方面,网易在日本游戏业务方面排名第一。接下来,网易计划在欧美市场达到顶峰。网易已经在加拿大蒙特利尔推出了一个游戏工作室。在内容开发方面,新的游戏项目也陆续推出。网易5月份授予的漫威知识产权许可的主要目的是开发新游戏。

其次,“品味”是理解网易产品逻辑和战略布局的关键。

丁磊是个“文艺青年”,能一眼就辨别勒内·马格里特的超现实主义作品《戴黑帽的男人》,《彭博商业周刊》就此给他安了个“互联网品味家”的标签。丁磊是一个“文学青年”,一眼就能认出雷内·玛格利特的超现实主义作品《戴黑帽子的人》。彭博商业周刊称他为“互联网品味者”。

网易想制造的许多产品都是基于丁磊的批判性“品味”。股票市场不能满足它的需求,所以它必须亲自结束。严格的选择、音乐和养猪也不例外。

刚刚从阿里获得7亿美元融资的网易云音乐非常“丁磊”。

丁磊长期偏爱音乐。

网易上市后,当媒体问丁磊他富有时想做什么时,他脱口而出,“做一家唱片公司。

“过了这么多年,丁磊听到了一首阿拉伯歌曲,在国内音乐应用程序上翻了半天,但根本找不到。”这些音乐应用如何让自己像卡拉ok机一样?“网易云音乐上线了,似乎无法在正确的时间占据正确的位置。当时英美烟草已经在音乐市场上处于领先地位。

2013年1月,阿里收购了虾音乐,后来加入田甜成为阿里音乐。腾讯的QQ音乐已经上线8年,拥有超过1亿用户。同年,百度将收购7年的千千听力更名为百度音乐。

后来者网易云音乐依靠什么扭转局面?丁磊的答案是看似虚幻的“工匠精神”。

例如,在最初设计云音乐播放界面时,丁磊要求网易云音乐播放界面的“黑胶”速度应该恰到好处——看起来不会头晕,也不会昏昏欲睡。

乙烯唱片播放机的正常速度可以达到每分钟70转以上。如果被复制,用户体验将非常糟糕。

为了确定“黑胶”的速度,该小组调试了20多次,最后确定为每分钟3转。

后来,网易云音乐(NetEase Cloud Music)针对音乐社区的差异化定位,从音乐的发现和分享开始,激活用户的痛点功能,如歌曲列表和评论区。

迄今为止,网易云音乐(NetEase Cloud Music)已经推出了一系列原创音乐人的支持计划,如石头计划和梯子计划,试图找到一个新的支点来激活缓慢的音乐产业。

2017年,《彭博商业周刊》曾采访丁磊,请他用一个词或一个词来形容网易。

丁磊回答:“网易是一家有品味的创新科技企业。

”“我希望每个人都会同意这句话:网易的产品必须是高质量的产品。

就像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的新电影一样,你不会错过的。就像索尼的电器一样,质量不会差。

目前,整个中国科技产业缺乏品味。

但网易对品味有要求和追求,这是与其他互联网公司最大的区别。

“03独行侠丁磊单枪匹马是网易22年来的关键词。

网易从不参与娱乐,也很少跟随潮流。

指导网易课程的丁磊也很高兴成为一名独行侠。

在过去的两年里,巨人已经集体进入了人工智能领域,但是网易并没有改变。

丁磊雄辩地谈到了这一点,“我想问,哪个人工智能产品和哪个大数据产品让你想改变你的生活?真的吗?我从未见过它。

我们加入了,但在我们能生产出好产品之前,我们不会发出任何噪音。

“当团购非常受欢迎时,英美烟草集团成群结队地进入体育场,视频也非常受欢迎。有钱有势的互联网公司再次成群结队地进入体育场。网易是个例外,似乎错过了每一个机会。

然而,独处或跟随潮流是表象。关键是你是否能清楚地看到未来的趋势,是否能清楚地评估你的能力边界。

“团购网易没有跟上,但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做。

视频绝对是不允许的,因为我们不能理解它。

团购,我们想不出自己的优势。

”丁磊孤身一人,因为他只有做好未来的前景,同时网易也有能力做好工作。

这和巴菲特完全一样,“你必须独立思考。

我一直想知道为什么高智商的人不使用他们的大脑去模仿别人。

我从未从别人那里得到任何建议。

“孤独”也反映在一些不迎合大众口味的“清洁”上。

当时,网易当地的约会服务被取消了,因为有一位年轻女士在这里招募妓女。得知这个消息后,丁磊非常生气,发誓说了一句粗话,“我不需要为此负责”,然后坚决用华天取代了当地的约会服务。

过去两年崛起的小型移动巨头公开宣称技术没有价值。

然而,丁磊仍然坚持一些旧的价值观,甚至一些“犬儒主义”。

他曾经愤怒地在网易上打印出一张美女的曝光照片,并贴在网易总编辑的墙上。

“如果有人再来看这张照片,我会把它打印出来并发送给他的父母。

“这可能与丁磊32岁时是中国首富的事实有关。最富有的人不是以他为荣,而是感到不安。”我可以看到世界上有更多的人比我更好,但是我比他们更富有。这种社会评价体系错了吗?“上市公司网易需要良好的收入和利润,但在丁磊,交出短期收入的底线是不可接受的。”金钱给我带来的快乐不到5%。

”“中国人尊重大多数时候真正有思想的人(例如诺贝尔奖获得者、哲学家和艺术家)。

你认为我们什么时候尊重富人?

“单独,有时候,是因为我看了两三年。典型的例子是服务提供商业务——服务提供商业务,它曾经拯救了网易。

2000年,当灾难性的全球互联网泡沫破裂时,网易的股价暴跌至不到一美元,面临退市的风险。网易告发的正是标普网易。

然而,服务提供商服务也有一些缺点。首先,恶意收费和任意扣款受到用户的广泛批评。第二,运营商迟早会撤销快钱服务。

正是因为这两点,当网易标准普尔业务蓬勃发展,一度贡献40%的收入时,丁磊决定削减标准普尔业务,转向游戏行业。

不久之后,中央电视台315挑出标普进行批评,早早退出的网易躲过了一劫。

因此,从根本上说,丁磊的独立是基于对真理的洞察和对长期结果的追求——成为一个企业,而不是一个全能的、决定性的猜测。

这类似于曹王德访美建厂。

怀疑论者只看到了美国的高劳动力成本(是中国的三倍)和工会的困难,但他们没有看到美国的水、电、原材料和能源消耗的价格远低于中国,福耀生产的汽车玻璃的运费成本极高,因此福耀在美国建厂更具成本效益。此外,从长远来看,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仍在快速上升。在高失业率下,俄亥俄州的劳动力成本甚至在下降。

经营36年的曹王德和经营22年的丁磊都知道企业家玩无限的游戏。他们要么放弃,要么继续玩。

只有当你既有筹码又有牌的技能时,你才能通过牛市周期并留在棋盘上。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